【遇到过的艳遇】(01)【作者:难忘1988】   都市激情 
字数:601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遇到过的艳遇(一)

  忘了是谁说过的,只要不在屋子里呆着,哪怕跑去登山,都有可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,比如艳遇。

  有过出差经历的人都应该有这种感觉,一搭上列车或者飞机就好像被关在笼子里的小鸟,终于是能自由翱翔天空了,这是基于一种怎样的心理我们不过多深究。

  说一说我曾经的一次去外地出差开会的经历吧,人只要到了外地,跟当地人就都变成了陌生人,似乎就放开了,心会有些野,这个时候是最容易出轨的。
  那次出差的地方是在张家界,会议倒是一个蛮专业的会议,但到那里一看,来了几百人,这是什么专业会议呀。

  我一打听,才明白,好多人根本就不是奔专业来的,而是奔张家界来的。
  在大厅报到的时候,我的眼睛被一个三十多近四十的女士吸引住了,关键是她的包裙实在太性感了。

  她的屁股很大,包得又紧。

  腿也很不错,就是很挺拔的那种。

  会议第一天下午是专题发言,我到那个分场的时候,看见她坐在后边靠右的地方。

  会议第二个发言排了我,我上去讲完,下来的时候,她对我树着大姆指,说我说得最好,我心里一动,感觉会发生点什么似的。

  第二天是游山,参加会议的众人各自组成小组,沿着山路朝目的地走去。
  走着走着,人就走得很散了,我们这一小组,就只剩下四五个人了,其中就有她。

  我们边走边聊,我才知道,她在四川省一个县的一个镇上当镇长的秘书,她的工作与我们的这个专业有点关系,所以就来了,当然主要目的是来张家界看看。
  果然值得来看。

  「还遇到像你这样有才华的专家」,她说。

  中午会议安排就在山中吃饭,我们也在一桌。

  由于在吃饭的时候我们聊的挺好的,到了,下午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很熟了。
  晚上会议安排住在山中,是老百姓做的那种房子,设施倒是齐全的,但是房屋结构是上上下下拐弯抹角的。

  在分房子的时候,我问她的房号,她也问了我的。

  吃完饭,她就到了我房间,看见我累得很,就说我帮你按摩一下。

  我说好,她按得倒有点效,我的腰就明显没有那么痛了。

  但一会儿我同房间的人回来了,她坐了一会儿就走了。

  差不多十点的时候,我到那房间,是在走廊尽头再拐一个弯的那间房。
  我轻轻敲了一下,她就出来了,我们站在门口靠窗户的地方说话。

  这个地方在拐角里,除了从这个房间里出来人,别人都看不见,如果来了人,先会有脚步声。

  她说舒服了点吗?我说舒服了点,她说我再帮你按按。

  于是她就在后面按我的脖子。

  我用手向后勾住她的头,想亲她一下,她很配合地把头伸过来,就吻上了。
  我又用手摸她的下面,她就转到我的前面,我们就抱在一起。

  我摸到她的屄那里,挺柔软的。

  她把手从我的裤腰那儿伸下去,撸了几下,不方便。

  她说你等一会儿,她走进房,我听见她把面盆的水打开了。

  她走出来对我说:她(同屋住的另一个女的)睡了,我们到卫生间去。
  我们到卫生间,她翻上她的裙子,翘起屁股,我掏出鸡吧,从后入插了进去。
  一会儿她就有反应了。

  我不敢用力,因为房间里面还有人。

  看看她有些兴奋了,我就射了。

  第二天又是开会,第三天会议就散了。

  我退好房,再到她的房间跟她告别,她同房间的人已经走了,她比我要晚一点走。

  我一看机会难得,又掏出鸡吧要肏她。

  她把裤子脱了,光着下身,一条腿搁在床上,让我从正面插进去。

  这一次抽插得要久些,要爽快多了,勐插几下后就喷了,一阵痉挛,全身都舒服了。

  第二回,小陆,小陆不是参加会议的人。

  她是我参加这个会议住的招待所外面电话亭的一个姑娘。

  我到她的电话亭打电话,认识了她。

  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,一是非常漂亮,二是她的奶子非常大。

  会议开了三天,我每天都去那儿打电话,走的时候,我要了她的电话。
  回到市里第二天,我就跟她打电话,我发现她并不烦我,我就邀请她来市玩。
  她在县城里,到市里来,大概要一个半小时的车。

  邀请了好几次,她才答应。

  我早早地到了汽车站,等了好久,终于看见她从出口处出来了,她戴了一个太阳帽,很苗条,就是奶子大,在胸前晃得厉害。

  我直接把她接到一个非常幽静的餐厅吃了饭,然后带她去市里的游泳馆里游泳。

  她没带泳装,我替她买了最漂亮的红蓝相间的,她从更衣间出来的时候,立刻引来许多男人的目光,真是漂亮,腿又白。

  她也很得意,于是游了许久,一直到晚上,我们打的,回到我的家里。
  换了鞋,放好东西,我倒了一杯水给她,她靠在门框上,看着我,我走近她,吻她。

  她热烈地回应了我。

  我把水杯拿走,抱起她,走向床,床是席梦思的,所以我用力一扔,她惊叫了一下。

  我压到她身上,亲她。

  然后脱她的衣服。

  很快就光熘熘了,我捏着鸡吧,在她的阴唇外擦过来擦过去,终于插了进去,我感觉到里面很松,这和我想像的不一样。

  我问你有男朋友了吗?她说:我结婚了,小孩子都两岁多了。

  晚上肏了一个晚上,早上醒得比较晚,她说上午要回去,不放心孩子,另外也没法向老公交代。

  我一激动,又脱了她的衣服开始肏.

  这一回肏的时间有点长,大概半个小时有的。

  她很爽,不停地叫。

  我越来越激烈地撞击她,她的身体一抖一抖的,我睁开眼睛一看,发现她的脸色很白,有点苍白的样子。

  我心想,不行了?赶忙停了。

  下得身来,她一翻身,侧躺在床上,半天没有起来。

  第三回,小芳,这是在北京开会。

  报到的那天晚上吃晚饭,外地来的只有五六个人,北京本地的人要到明天早上开会的时候才会来,所以吃饭的人不多。

  她坐在我旁边,一头长发披肩,我挺喜欢的,她大概比我小一两岁吧。
  她说:刚才走错了,走到那头去了。

  我说:这是方向感的问题。

  她说:开始走到一楼,发现不是餐厅,一问才知道,是负一楼。

  我说:这是层次感的问题。

  她看着我:你啥意思呀你这是。

  我们就都哈哈一笑,就算认识了。

  会议间隙,我们在一起聊天,才发现,她在大学的一位同学,也曾在我现在工作的单位工作过,于是我们的关系似乎更进了一层。

  第二天下午,会议方招待到北京中华园去玩。

  我跟她边聊边谈。

  当走到一个少数民族的居住的房屋的时候,是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,她突然转向就走出去了,很怕的样子。

  我走出来问她:你怕我。

  她说:嗯,怕你。

  会议时间不长,就三天。

  第三天下午就散了。

  所以晚上吃饭的时候,我说,晚上我在外面天桥上等你。

  她说不行的,我出不来,同房间里的那位会知道我跟你在一起的。

  她前一句让我失望,这后一句话,倒让我觉得她也承认跟我有不一样的关系。
  所以我说:八点,反正我等你,你不来我就在那里蹲一晚。

  晚上我真的在天桥上等她,直到十点多,我真的冷得受不了了。

  回来招待所,我在走廊上用公用电话打到她的房间。

  她接的。

  我说你真狠心。

  她说:你怎么这么傻呀。

  第二天,我在饭堂遇到她,她说:我不能出来,房间的那个人知道我出来就是见你。

  她告诉我说:昨天晚上她哭了。

  下午她比我先走,我打的送她到火车站,在进站口,她要上车了,我跟她告别。

  我伸出手去,她握住我的手,两个人都不由自主地,握手变成了拥抱。
  我在她耳边说:我不会放过你。

  她转身离去,临到进站转弯的地方,回头看了我一眼,再见到她,已经是第二年冬天了。

  我到哈尔滨开会,在北京专门去看她。

  这个时候,她已经在北京念研究生了,我就住在她们学校的宾馆里。

  晚上,我牵着她的手一起去她经常去的餐馆吃火锅,火锅店里很温暖,我们都脱去外套,穿着衬衣,显得很漂亮,很轻松。

 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,我还记得那天我们边吃边聊,非常愉快,甚至可以说是幸福。

  吃完饭回到宾馆,我想留她别走,她说,你想要我被开除吗?这是在我们学校吔。

  我想也是,就说你明天早点来好吗?她说好的。

  一夜无话,第二天早上我等呀等,等到九点也不见她的影子。

  我聆听着外面每一个脚步声,最后我实在忍不住,给她打电话,她接了,说我还在床上睡懒觉呢。

  也不知是真是假。

  大概半个小时后她才来。

  我们接吻,我要脱她的衣服,她总是不痛快,但最后还是被我把她的裤子脱下来了。

  我早就脱得光光的,这时爬到她身上,开始抽插。

  鸡吧硬得如铁,憋了一个晚上,所以下面应该是一场大战。

  但是真是半路刹出个程咬金,突然有人敲门,正在兴头上,这一阵敲门声不不啻于一声惊雷。

  我一下子从她身上翻下来,她也迅速穿好衣服。

  我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办,倒是她在这时还比较冷静,问谁。

  外面说服务员,打扫卫生。

  她说等一会儿吧,我又恼火又庆幸,试图再整旗鼓,但也怕服务员再来。
  最后,我站在桌子前,把的裤子脱到腿弯处,用鸡吧去插她的屄,大约进去了一半的样子,免强抽插了一会儿,射了。

  但是实话说,不爽的。

  远没有刚才那几下扎扎实实的抽插爽。

  11点多,我下车,她送我到校门口,我上了的士,天气真冷,但北京的太阳倒是很明亮。

  我把手放在的士窗玻璃上,她也把她的手放在玻璃上,隔着玻璃握了手。
  的士开动了,我回过头看着她的身影快速消灭,心情很沉重。

  后来虽然还有电话,但没有再见面。

  再过几年后,就失去了联系。

  后来我在百度上搜她,倒还真的搜到了她,她在北京的一所大学里,已经是教授了,去年我到北京开会,住的宾馆就在她的学校的对面,我已经知道她在哪个学院哪个系,本想去找她。

  但转过来一想,她还认识我吗?算了。

  第四回,一家公司在外地有业务,从上海找了几位专家,到全国各地巡视指导,我也属于其中一位。

  同行的有五六个人,都是公司聘请的专业人员。

  以前都不认识。

  大家都是同一领域的人,所以很快就熟了,其中一位气质很好,年龄跟我差不多的,我们聊得很愉快。

  到了一个地方,工作一天,吃完晚饭,我们两个人一起在外面散散步,有时候回到房间还会接着聊一会儿。

  过了几天,当地用一辆商务车送我们到下一站,路上要开几个小时。

  我和她都坐在最后面。

  时间长了,她睡着的时候就趴在我肩上。

  醒来的时候,她总是问我在听什么,有时还把我的耳机摘下一只来,放在她的耳朵上,与我一起听音乐。

  在一起度过了差不多两个星期,真的是非常熟了。

  那天紧张工作了一整天,我们散步的时候,她说肩膀痛,我说等会儿我帮你按摩一下。

  她说好。

  我们回到宾馆,我说二十分钟后到我房间来,我回到房间后,赶紧洗了澡,换好衣服,等她来。

  她如约来到我的房间,还换了一条长裙,我让她躺在床上,从背部开始替她按起来,先按了背,按得差不多的时候,我又按腰,按完腰,我就开始往下按,划过她的屁股。

  我看见她的小腿和脚不停地左右晃动。

  我以为是她不舒服,就问她不舒服吗?她说没有,接下来我先按小腿,按完小腿,我顺着往上按,直到她的大腿。

  我用两只手一前一后前上推,推到根部时两只手左右分开,顺着她的内裤边沿划过,再摸到小腿上。

  我的手可以清晰地摸到她露在内裤沿外的阴毛。

  但我没有去摸她的屄肉那个地方。

  我伏在她的身旁,用手从她的腹部外侧腰间插下去,顺着她三角裤的前面的沿一直摸到她的腹沟股,她很配合地微微抬起身子。

  我摸了好几次,两边都摸过了。

  我发现她的小腿和脚摆动得更厉害了,我这才明白,这是她性发动的一种标志。

  后来每次与她在一起肏屄的时候都这样,她兴奋起来了,腿就在床上左右摆动。

  我看摸得差不多了,就轻声说按前面吧。

  她一言不发的翻过身来。

  我先按了她的手臂,然后是胸部,顺差她的乳头外划圈,划得她开始有哼哼的声音了。

  然后是轻轻揉她的腹部,最后,我轻轻把她的长裙撩起,看到了她的阴阜。
  我一直认为,女人最漂亮的地方是阴阜。

  这真是一个奇妙的地方,奇妙就奇妙在四道弧线的优美组合。

  你们看,阴阜与大腿交界处,左右分别有两道弧线,然后阴阜自身从上往下有一道弧线,阴阜左右也是一道弧线。

  这四道弧线有交叉,也有分向,组合得天衣无缝。

  我一直认为,这是上帝给女人的美的恩赐。

  不管面孔长得怎么样不好,或是身材怎么样差,只要这四道弧线组合的好,这个女人就可以给你美的感动和无限吸引力。

  原本想好好跟她按摩下,但这阴阜太吸引力了,我没有能控制住自己,我动手脱她的三角裤,她挡了一下,我拨开她的手,直接就扒了下来。

  直接挺起鸡吧就去插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这一举动,决定了我们后来一直不顺。

  我插进去后,就不顾一切地狂抽勐插,不一会儿就射了,这最后一个举动,就不是爱抚她了,好像有一点强暴她的意思。

  我射了后,就趴在她的身上了。

  一会儿,她把我推下来,问我为什么。

  我已经不止一次遇到女人在这个时候问我为什么。

  为什么呢?未必要我说因为我爱你。

  我不说就是不爱你。

  我都趴在你身上肏过你一回了,我的鸡吧还在你的屄里没出来,你还问我为什么。

  你不喜欢,会让我肏你的屄吗?当时我心里这么想着,就没有回答她。
  她默默地从床起来,直接走出去了,刚出去,又回来了,她把她的手机忘在我房间。

  我拿了手机给她,她就回自己房间里去了。

  到今天,已经过去十多年了。

  这十多年,我跟她后来又约过几次,加起来不超过五次、六次吧。

  但每一次都有点不顺,她总是问我为什么要这样,只要她一问我就有点烦,烦了就勐肏她,射了后就不想玩了。

  她在床上倒有点特别,就是整个身体都缠着你。

  如果是站着,她的身体就像是没有骨架的肉,整个趴在你身上,你稍不注意,可能会被她趴得站不住。

  所以每次我都很注意地扶着墙。

  还有一个,就是她的叫床声比较特别,响而不亮,是那种低沉的吼声,很吓人。

  有一次,宾馆隔间效果不好,我们开始的时候,我还能听得见对面房间里有人的谈笑声。

  后来我们开始肏屄了,她一叫,我就再也没有听见对面人的说话声了,估计是吓住了。

  第五回,毛毛,毛毛其实是我原来的一个同事。

  有一次中午,她请我吃饭,吃完饭我们一起回单位,进了单位她到她的办公室,我到我住的房间。

  一会儿,我收到她的短信。

  短信上说:她爱我,如果不告诉我,她会后悔一辈子。

  如果我没有意思,就节约回短消息的钱。

  我很是犹豫了一阵,因为我是新到这个单位,人生地不熟,她是本地人,而且我知道她老公是一个人物,如果我跟她搞上了,久了难免会让人知道。

  我觉得不妥,就没有回她短消息,但第二天我还是请她吃了饭,反正什么都不说,意思都懂的。

  后来我调走了。

  但一直与她有联系。

  她也考到北京一所大学读博士了。

  有一次,好像是七八年前吧,我到北京开会,打了电话给她,她按时来我的宾馆,晚上吃饭后又坐在房间聊天,我对她说:今晚不回去了。

  她纠结了半天,还给老公打了个电话,好像是解释为什么没有在寝室里。
  她打电话的时候,她脱了她的裤子,摸着她的大腿,晚上如何肏她的屄,真的都不记得了。

  只记得第二天她对我说:还不错,你还是蛮厉害的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